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從老貓新移民論述看自己

那天在車上聽到一個廣播節目正介紹著今年台北的新移民藝術節在冬天的一系列活動

不太確定是不是廖咸浩先生的受訪者,說了一段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這段話大概是說,最近極有可能因候鳥的遷徙讓病毒展開環球之旅的禽流感,可以看到地球的空間非常小;而人類的遷徙比動物的遷徙更為頻繁,種族、國家之間的距離縮短了;地球的空間是共有的,沒有哪個地方是屬於哪個國家;新移民在台灣應當受到足夠的了解與尊重。

這一段話令我印象深深,在於它點出台灣社會所面臨的新移民問題。無論是所謂的外勞亦或是外籍新娘,他們在台灣所受到的遭遇,已然是種族歧視的浮現了。它似乎已悄然漫布在自己的生活週遭,雖是老議題,我卻不曾注意到。進入Google搜尋相關新聞,發現有許多訊息認為這些新移民是低層次民族,但也有許多政府或者民間單位為這些新移民所做的許多協助與輔導,然而,老貓的第三種觀點所點出不同面向,打破自己原有的思維,讓我見識與學習更深一層地思考,如何才算是真正對新移民的尊重與關懷。

面對新移民,尤其是外籍新娘,社會上有二種極端的態度:一則認為,這些來自「落後國家」的移民帶來「憂生」的問題,污染台灣優秀的人種品質;一則是,衛道人士奮起嘗試扭轉社會看待新移民的眼光,他們努力協助新移民適應、學習、融入台灣文化,不移餘力。後者原先也是自己所執持的觀點與態度。老貓在〈[文化觀點]外籍新娘,未來一百年台灣競爭力的基礎〉說道:

這兩種態度其實一樣糟糕,因為背後都帶著種族歧視的姿態。我們先預設了外籍新娘是次等的,然後又盲目地自大,要求既然來到這塊土地,就要無條件被我們同化,她們必須放棄語言,放棄文化,從心靈開始改造,完全臣服。她們不敢提起自己的文化淵源,連穿起故鄉最隆重的禮服,也要被公然斥喝,連想起自己是外來者都覺得可恥。

老貓這席話打破自己的眼鏡。從來都沒想到,自己的行為或態度可能在潛意識裡和著歧視的眼光。

協助新移民適應、學習、融入台灣文化,其實並沒有問題,然重點在於,我們有沒有對等重視他們的語言、文化,簡單說就是他們這個「人」本身?一個人的成長,其背後包負了他所觸及的人事物,那是非常珍貴的生命經驗,對我們而言如此,新移民又何嘗不是?解決台灣社會面對新移民的恐慌,恐怕不是一面倒地要求新移民來適應、學習台灣的文化,台灣社會若能對外來移民的文化背景有深層的認識,就能以更寬廣的心態來接納與對待。融合的世界,這不是「同化」就能成就的;並非將一方同化成另一方,就能帶來社會安定與水平的提升。

檢視自己的心,無論是強勢的要求或柔性的協助,說穿了就是優越感的存在。美其名是協助他人,行菩薩道,還不是滿足自己內在深層的一點「慢」。沒有菩薩的那一點善軟、細微與慈悲,沒有正視他人的「存在」,迫著他人所成就的「同化」,無異是造就一具具重重絲線纏縛肢節的傀儡,一個被囚禁的靈魂罷了。

期許自己、期待所有人,都能打開心眼看世界。

延伸閱讀──
1. 〈自法國巴黎暴動看臺灣的移民問題〉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0025&Itemid=63

2. 夏曉鵑《流離尋岸》
http://www.leband.net/article/newbook_for_brd.htm

3. 夏曉鵑《不要叫我外籍新娘》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07817

 

廣告

One response

  1. 中午吃過飯,陪老菩薩看大愛on檔戲「青青蘭花草」。戲末,還有「大愛會客室」,劇中人物來到現場。他們談到戲裡的阿母對阿爸無怨無悔的愛。

    剛剛,我在後台看到今天有朋友打開這一篇文章,啥時寫的?印象總模糊。但得了個機會重新閱讀。

    然後,我想到了「菩薩」。

    也許今晚有機會,好好爬梳一下。

    按讚數

    2008/05/03 at 2:35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