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越過,就是春天了。

望向窗外,這麼美好。
新砌的那個國度啊!是不是也這般?
2007.2.28 photoed by樂得@台北和信五北病房

臨時決定北上探望常實師的那一天,是這樣充滿陽光的日子。前兩天透過話筒對常實師說些話之後,想去看她的心情就愈發強烈。
這是我們第一次對高鐵充滿好感的日子,因為它讓我們的願望快速實現。
在嘉義上車到台北下車,還是光晃晃的上半日。
接著在忠義捷運出口,沿著一條木棉道,醫院就到了。
我們從側門進入。
門一打開,咖啡香味撲鼻而來。
迎面的廊道有二位辜先生的畫像,還掛上幾幅油畫。
得振振神,才能想起現在是在醫院哩,而不是美術館。
找到電梯,摁了5,門闔上,抬頭望見門楣上的樓層說明。
五樓有五北病房、五南病房,還有佛堂。
這裡的電梯一點都不慢,離常實師愈來愈近了。

可能是燈光的關係,這裡的走廊不那麼冰冷。
廊道上也有些病人慢慢步著。
幾個彎轉過,據說是常實師房間的號碼出現了。

二人房,是裡面靠窗的那一床了。

我在門口頓了一下,示意請阿巴雅師父走先。
簾子掩著床,只見看護菩薩的問候,阿巴雅師父默默無語。
吸了口氣,還是要向前。

她就這麼坐在那兒。
鼻前帶著呼吸器,人瘦了些、黑了些,氣息也喘了些。

一直喘著氣讓她無法順利說話。
據說,年前已經在醫院待了一個月,初三又掛急診來了。
冬天的化療做了五次,肺積水讓她受足苦頭。
已經停止化療,正在申請慈濟的心蓮病房。

啊!是這樣啊!
坐在面前的人,我手裡握著的那隻溫熱的手,不久的將來也將冰冷。
此刻見到面,卻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三人的手無聲、緊緊地握著。

我問她會不會害怕。她說,有時想起還是會啊!

醫生來了。
她做個手勢,旁人掀起被子讓醫生查看。
原來因為排尿不順利,兩隻腳開始腫漲起來。
醫生開了利尿劑,並加了嗎啡的劑量來舒緩肺部不適的症狀。
點滴不停地送進她的體內,她神奇地在幾分鐘內睡去。

後來知道,她的師父師兄已經和她討論過未來身體處理的事宜。

見她胸前掛著一付念佛機,問她怎麼用功。
她說現在只能做光明想,作觀讓自己的身心保持平穩,
一切都OK。

阿巴雅師父問她還有無罣礙。
她說都放下了,沒有什麼罣礙了。
這麼說著的她,還不忘掛起熟悉的笑容。

回來的一路上直到現在,我總是想,說沒罣礙,約莫是安慰安慰吧!
忘了問她有沒有什麼心願未了。

忘了問,她的木棉花準備開了麼?

廣告

24 responses

  1. 嘩,該怎麼說呢?面對這樣的病痛。

    今天中午我驅車帶女兒外出,開始下著雨,
    隔道上的成排木棉花開的錦蔟,忽地!掉了朵砸向我行駛中的擋風玻璃,巨大聲響,讓我和女兒都放聲大叫,停紅燈的當下,我瞧了瞧玻璃,沒事。瞬間加快的心,終能漸緩。

    生命中總有那麼讓人料想不到的事,是謂無常,是嗎?當面對無常的是自己時,又該如何安慰周遭親友的心?

    親愛的常實師,樂得師,加油!加油!

    喜歡

    2007/03/05 at 12:22 上午

  2. 謝謝梧桐分享這段珍貴的經驗。

    就是這樣。
    恐懼,來自於對當下內外情境的不明白、模糊、不解。
    恐懼,來自於心中預設的景況讓自己錯失真實。

    生,是怎麼一回事;死,又是怎麼一回事?
    生,是這麼;死,又真是這麼?
    清楚、明白地看著。
    看著,這身心經歷樂,也經歷了苦。
    不就是這麼著?

    於是,「我瞧了瞧玻璃,沒事。瞬間加快的心,終能漸緩。」

    一齊加油。
    ^______^

    喜歡

    2007/03/05 at 11:00 上午

  3. 看著文章總也想起去年八月離開的姐姐。

    要與最親的家人永遠的隔絕,比起肉身的折磨,我想姐姐應當有更多的不捨。

    我經常想起姐姐,背後多了美麗的翅膀….

    我不認識常實師,但願她了無遺憾,加油!

    喜歡

    2007/03/05 at 2:27 下午

  4. 謝謝師父的回覆,讓我好生歡喜。
    我將之另開一新文章,將您的回覆放了上去。

    喜歡

    2007/03/05 at 3:09 下午

  5. ditto

    人生無常;生也無常、死也無常、時間無常、空間無常;愛、恨、情、仇、迅速無常。

    不變的是無所求的心;變的是有所求的心。

    變 與 不變的心,一起為您加油!!!
    …. ^_____*。

    喜歡

    2007/03/05 at 10:22 下午

  6. dear vicent,
    謝謝您來分享。

    當生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能力,懵懂未明;
    當死的時候,我們是否該抉擇保持清醒,體驗這生命轉換的歷程?
    您說得沒錯,在身苦與心苦之間,心苦常常是讓身苦更加難以堪受的原因。
    而這,只緣於我們都很難放開已經緊握的拳頭。
    是誰曾說過,當拳頭一打開,手中擁有的其實更多更多。
    生者與死者都有功課要做吧!

    您常常這麼想著,我也相信,姊姊真的開心喔!
    ^_____^

    喜歡

    2007/03/06 at 8:29 上午

  7. dear 梧桐,
    真的謝謝您的分享。
    帶著"小心眼",我們將看到大自然述說的法。 🙂

    dear ditto,
    新年好哇!

    嗯嗯,我們就在無常之中。
    常與無常,無所求與有所求,都只是次第次第的示現罷!
    在其中能找到身心安頓處,是吾衷心所祈。

    ^__________^

    喜歡

    2007/03/06 at 8:37 上午

  8. ysw

    師父,問一聲,常實師她…

    喜歡

    2007/03/13 at 8:48 下午

  9. dear ysw,

    常實師在3/11清晨安詳遠行了。
    感恩她為我們訴說的法。

    ^_______^

    喜歡

    2007/03/13 at 11:11 下午

  10. ysw

    嗯,我知道了。

    安詳,相信一定會的。

    喜歡

    2007/03/13 at 11:15 下午

  11. ysw

    我知道了。

    感謝世上曾經有一個美好的靈魂來過。

    安詳,相信一定會的。

    喜歡

    2007/03/13 at 11:18 下午

  12. iko

    相信常實師在另一塊淨土裡,
    接續著永生的志業…
    啊彌陀佛

    喜歡

    2007/03/15 at 3:14 下午

  13. 明天,真正要和常實師暫時分手了。

    等等,再告訴您。

    ^____^

    喜歡

    2007/03/15 at 10:40 下午

  14. 3/11是我的生日耶……這感覺好奇妙….

    阿彌陀佛

    [樂得回覆 2007.5.5]

    dear pauline,

    這是您撿到的葉子,是嗎?

    啊!法師離去快兩個月了。
    檢查我的心中,
    擁塞的,瑣碎的,重不重要的,
    已經將關於法師的緒,
    覆蓋,掩沒。

    法師的死,您的生,
    我的死,也會是某個人的生。
    每一天死死生生千萬,無數。

    哪一天,或者某一刻,
    會是我的清醒覺知?
    還是,回到此時此刻,指頭和鍵盤相觸的剎那?

    ^_______^

    ps 我的師兄寫了這篇文字紀念法師,和您分享。

    喜歡

    2007/05/04 at 8:40 下午

  15. 我的生,是法師的死
    昨晚看到此篇就是這想法…

    呵….有點茅塞頓開…露出了一點點的縫隙,是嗎?

    呵呵….忍不住的微笑,嘴角擴大 ^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

    2007/05/05 at 9:36 上午

  16. 讓人感動的文章,淚盈眶
    法師未竟的心願,定會有著傳承可以幫忙一起完成

    [樂得回覆@2007.5.7晡時]

    昨天從寺裡回來,拿著了師兄這篇文章的紙本,細細看著,那些歲月、那張張笑容…又都喚回來了。

    喜歡

    2007/05/05 at 9:38 上午

  17. 前些天正巧看到劉克襄的詩,與paluine所言之「我的生,是法師的死」頗相映,拾出與之分享:

    @自然老師

    終於我看到那束光,緩慢流進森林。
    如一條無聲的溪,離開瀑布。
    數億顆如孢子的塵埃飄浮其間,探索著,或者無意圖的漫出。

    他們進入森林。
    有一個迷戀昆蟲的孩子,繼續和我討論植物。
    有一個喜愛拔山涉水的少年,將會走遍我去過的山巒。
    至於那文字如詩的女孩,一直沒有長大,還是我所鍾愛的十一歲的形容。

    他們會遇見我的死亡,在不同的角落。
    也許如殘破的甲蟲殼,也可能是一株腐朽的枯木。

    他們也會和我的出生不期然而遇,一種比嫩芽、小葉還更具體的存在的空氣。
    在孤獨的時候,和他們並坐。

    他們繼續進入森林。
    在我如高齡海龜的軀體裡蠕動。
    煩我、困我、折磨我。
    一生都是我活著的問號和疑惑。

    [樂得回復@2007.5.7晡時]

    啊!
    克襄先生的詩寫得正好。

    梧桐,我嘗試將這詩回到這詩的型態,也許是多此一舉了。

    生命以各式形貌出現,
    或您,或我,或他,
    這些都只為了豐富整個世界和無敵宇宙。
    而其實,
    那覺受可是一模一樣地。

    您怎麼會是我?
    您偏偏就是我!

    ^_____^

    喜歡

    2007/05/06 at 12:14 上午

  18. 這詩好,借我拿到網誌上用^^

    [樂得回覆@2007.5.7晡時]

    同感。

    喜歡

    2007/05/07 at 4:46 下午

  19. >>我嘗試將這詩回到這詩的型態,也許是多此一舉了。
    在讀它時,我也做了這樣的想像,將自己擬成了殘破的甲蟲瞉。

    喜歡

    2007/05/08 at 3:21 下午

  20. 梧桐

    2007年3月的這篇文章,好像是梧桐第一次加入<木棉。綠光>的回應。

    喜歡

    2010/03/12 at 3:09 下午

  21. 常實師也離開三年了啊!

    喜歡

    2010/03/12 at 6:42 下午

  22. 常怡

    三年..回首
    呼~~

    向前吧 !

    喜歡

    2010/03/13 at 2:59 下午

  23. 引用通告: 又見木棉花開 « 怡然青春

  24. 引用通告: 又見木棉花開 « 怡然青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