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也是存在


 
 

小花兒說,擇善固執的界線,用理性好拿捏,用感性就容易使不上力了。

我這麼想,若分別理性與感性,我必須抉擇其一,的確很難。自己要先打架。
有沒有理性與感性揉合的可能呢?

挖!要讓自己成為理性與感性揉合的人,也是不容易的呢!倒不是少了哪一樣,而是遇情境時讓自己的理性或感性平衡,視情境而多理性或多感性。


 
 

當寫下「世間萬物,因為有了名字,而有了存在的價值」時,其實是一種覺悟。
因有名字,而起了認識;源於認識愈多愈深,執取也在不知不覺中出現。
可意、不可意,經常伴隨著認識與分別,添加在諸多訊息裡面。

我只想回到最原始,的存在。
我能不能讓花兒只是花兒、鳥兒只是鳥兒……?
我能不能讓自己的感動源於原有的純粹?

…………

把原本應早些時候寫下的回應拷貼了一份在這裡,因為寫了一段似乎無意緒的文字,而引發接下來的另一段。

那一天,到市區拿先前預定的剃頭刀。

我們習慣用的叫「噴射」的刀子已經不生產刀柄了。
只有買到一把,是在一家擺放老產品的古老百貨行找到的。
百貨行在一條古老似小腸的光彩街上,寧靜的光彩街一種古往喧擾的氛圍無聲地上演著。

我把車子停在民生北路上,等阿巴雅回來。
坐在車子裡往四周望去,八、九點的市區,像是無人之境。
然後我在對街發現這文明演進的痕跡。

路口轉角一棟八成新、頗堅固的瓷磚大樓旁,有一間小小的竹編糠土的老房子。
看它已經被一道鐵皮圍牆包圍住,也許「破房子」更適合它。

駁脫的牆面、褪色的窗櫺,毛玻璃後,一齣齣人生悲喜劇上演過。

我最喜愛的瓦,覆著厚厚的苔,甚且掉落不整。

看得出來,這房子有點走過日式的味道。雖然破敗,還是很美地呀!
不知它能在這兒多久,很高興那一天遇見了它。
 
 

廣告

2 responses

  1. zu

    透過您的眼 望著 剎那 的 捕捉
    不思善。不思惡。

    喜歡

    2008/06/27 at 3:05 下午

  2. dear zu,

    you got the right way!

    ^+++++^

    喜歡

    2008/06/27 at 5:59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