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請原諒我

Come!Come!
Come to be my friends!

這是前陣子大雄連許幾天"帶"回四隻鳥兒和一隻蟬之後的塗鴉。

為此責備大雄,要他懺悔,他也說好。後來大雄還是忍不住心裡想要找伴遊戲的衝動,但他竟學會小心地"含"著玩伴,不咬傷他們。雖然前後只救回一鳥一蟬(蟬的殼硬咬不下,腳上的鬚鬚又刺嘴),相信大雄是努力克制自己的。

直到那一天夜裡……

隔著圍牆的深夜,鄰居的園子裡傳來一陣喵咪的嘶吼。聽來,不只一隻,而且有個聲音極其熟悉地…難聽,是大雄!他也在其中。不像是天方夜談,喵咪們大概幾言不和打了起來。不知大雄勝負如何。

過了三四天。

平常其他來去的喵都嘛是很快地來去,除非黑鼻跑出去陪他玩,大雄都是自己一個在園子裡晃蕩,沒什麼朋友。所以只要我們到園子裡,他就會跟前跟後喵著。而這期間,我們都感覺大雄不再似之前那麼聒噪,也不太理人,叫他都不應。前天下雨,他竟然都沒出現,乾乾還是我送去給他吃的。

大頭生病了?!!

出現這樣的懷疑,決定不讓他在外頭過下雨的夜晚。昨天早上,想再檢查大雄背上的舊疾,幫他上上優碘。不料,竟從一處冒出了濃泡,而且可能因為受到擠壓,濃泡源源不斷地出現。大雄頭上也有一處深陷的傷痕。這些肯定都是那一夜的搏鬥留下來的紀念。但未免太可怕了,弄不好得蜂窩性組織炎,那可慘!

想到後果,讓我不敢遲疑,馬上將大雄抓進籠子,找杜醫師去。完全忘記大雄一夜沒溺尿,半路上他噴得聲響可大!但急著送他就醫的我完全不能理會了,這時候。只能請大雄忍耐著騷味,杜醫師能理解的。

一見杜醫師,再過二週即將生產的她讓我一下認不出來。她耐心等我將整個過程嘰哩呱啦說完,疼惜地看完大雄的傷口,一句話:「這要切開來清理喔!」挖!怎麼會到這地步?心疼地撫著大雄:「師父對不起你,讓你受這樣的苦啊!」杜醫師還說,大雄這名字不好,就像小叮噹裡的大雄老是被欺負。啊!當初我想的是雄偉的大雄寶殿,是佛陀大智慧的力量耶!

大雄背上的潰瘍可能不止一處,就像月球表面一樣,必須切開皮膚才能清理乾淨。唉!留下大雄住院手術。他一定搞不清楚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事。

晚上接大雄回來。從早上出門到回來的一路上,大雄只有輕微唉呼兩聲;就算擠膿包,他沒眨兩下眼睛。超勇敢的喵。

回來之後,開始因為餘留的麻藥作用,加上頭套的沈重與不真實感(這可能是我自己的感受),他走來走去,晃來晃去。肚子的麻藥明顯退了,感到肚子餓,吃完了一大盤乾乾,厲害!(套著頭套我就不行)然後,他開始望著門,拉著破嗓,喵~喵~喵~

我們打定主意,不因為這難聽的聲音投降,不會讓他出去的。好說歹說地安慰他,其他喵喵隔著窗戶看他,大概也有安慰吧!後來,不知是大雄累了還是我們睡了,平安過了一夜。

今天一整個上午,除了吃東西,大雄吵死了。他想出去,他要出去,他求著我們開門讓他出去。甚至,聽得出來,大雄在哭。

大雄是隻關不住的喵啦!過去曾經讓他住過屋裡一陣子 ,但因他太吵而作罷。後來他再也待不住室內,超愛自由的。一陣子,突然發覺怎麼拿麼安靜?過去看,挖!門開了一個大縫!

大雄跑。出。去。了!!!!

帶著頭套像女王一樣的大雄、兩隻腳被我用紅繩子綁起來(能走不能跑,怕他抓背)的大雄,完全不能想像他要怎麼行動。還好,他真的動彈不得,躲在車子底下。不過,會不會是因為自己的蠢樣而不敢動彈呀?

因為"越獄",這下門禁更森嚴,師父更鐵面了,被逮回來的大雄鐵定跑不掉。我們也不管他大呼小叫,雖然這要克服心裡的軟弱,他的哭聲很可憐。然後,讓喵咪們供養午齋,我們就煮飯去了。咦,吃過飯才發覺大雄那邊靜悄悄。

躡手躡腳地察看大雄的動靜。哈!他在紙箱裡躺平了,睡得甜甜。一旁的砂盆裡有著大大一坨嗯嗯。啊!原來他吵著要出去,是因為想嗯嗯啊?還好,現在他知道要用砂盆了。

寫到這裡,大雄已經睡了三四個鐘頭了。希望這之後也一樣平安。

我將昨天的標題改了,今天才算「請原諒我」。
為什麼?

早先因為屋子裡喵多,加上不想被長輩念,看大雄也能適應戶外的生活,主客觀因素一直沒有考慮讓大雄住進來。這也是大雄容易生病的原因。

他沒有伴,鳥兒、蝴蝶、甚至樹上的蟬,他都歡喜同伴。有機會遇見同類的喵兒,大雄會尾隨他們(觀察過),但也許不投機,最後總還是剩下他一人。

這一次,大雄遇見幾隻喵一定很高興。但換上我,一定也會納悶:為何要打架?為何不跟我玩?

幾次黑鼻跑出去,都會和大雄躺在園子裡,兩隻喵靜靜地一同曬著陽光。
好幸福呀!

這樣的大雄,其實早已經是菩籽居重要的一員。

但大雄背傷讓我驚覺:我的潛意識並沒有完全將他一視同仁;還想著,他在戶外生活,本來髒一點、條件差一點是自然。

就是這樣,延誤了發現的時間,延誤了儘早療癒的機會,以致於今天大雄要改名為刀疤雄的事實啊!

大雄,原諒師父喔!

廣告

3 responses

  1. sky

    師父 沒事的 大雄喵喵愛自由

    喜歡

    2008/06/29 at 8:23 下午

  2. 大雄好些了嗎??
    師父也好嗎?!

    名字起源很好呢!
    只是心念最重要囉!

    向崑明寺的"善修"
    人家也說這名字不好
    因為因類似"送修"…

    雖然牠真的蠻常去醫院的
    但我知道,和名字無關的!^^

    希望大雄快點康復~

    喜歡

    2008/07/02 at 6:51 下午

  3. 謝謝sky與心格師的祝福。
    快兩個星期了,也許明天或後天,就可以帶大雄去拆線,放他自由了。

    上星期除掉引流管之後,還是得持續每天幫大雄上藥——從傷口灌藥進去。
    大雄也漸漸習慣住套房的日子,雖然他還是醫師口中的"庄腳俗"(不太會用貓砂)。

    希望大雄和他的同伴們繼續健康與快樂。

    ^________^

    喜歡

    2008/07/10 at 11:33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