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眼前如果失去了色彩,還會有記憶嗎?

我會塗上自己以為的顏色。可是,需要這樣嗎?

失去就失去了。毀壞就毀壞了。受傷就受傷了。腐敗就腐敗了。

有必要再重現自以為的光彩嗎?

正在失去的當兒,我還可以微笑。

是安居。


 
 

冬安居第廿二天。

 

這兩日清晨,總是在一種靜謐流動的空氣中,嗅見了初生蠢蠢的清香與喜悅。

是由那玫瑰開始的。

有一點溫暖出現之前,薄霧仍迴盪之際,她就這樣開放。

無聲地張合。

完全追不上她的速度。

只能躲在鏡頭背後窺視,終究無能明白她的幻術。

竟陷入一陣暈眩。

漸漸模糊,失去光影色差對比,回到完全的光白當中。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她那樣笑著我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