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溫度慢慢地上升(上)

您,是那朵蓮花,只是時候到了,在另一個世界靜靜開放。

思念,會持續到永遠,雖然知道這些都是虛幻變化。

放心,我會將它擺在最底處,不要看見卻也不會忘記。

謝謝您,送來這個生命的大禮物。

是安居。


 
冬安居第五十九天。
 

上週經歷了人生巨大的變化,雖然總是說人生必經之途,一旦臨到了,心中的震撼與強烈的情執,依舊明明白白地洩漏出來。

把記錄在推特與臉書上的訊息抓下來,喘口氣、回溯、不再回頭(也沒回頭的機會)⋯⋯,whatever,什麼都行。
 

******

「為什麼這麼傻?」

這是接到Jimei電話後,臨出門前留下的tweet。
 

還記得是午後,有一些令人昏昏欲睡的陽光,那支電話忽忽地響起。安居期間我們都懶得接電話,讓它多響了幾聲。

帶著一些不想,看到是jimei的來電顯示,趕快拿起話筒。

「阿彌陀佛,師父⋯⋯阿彌陀佛⋯⋯」

這樣急急又頓頓的幾聲佛號,預感發生了什麼事。Jimei一點點哽咽卻又努力鎮定地敘述了你的事。

警察、基隆、自殺、家屬,這幾個字眼冒了出來。

「成功了嗎?」在一陣眩暈中,我確認著。但Jimei只給我沉默的回答。

「爸爸和媽媽呢?」爸爸正在告訴媽媽這消息。

沒有花多時間彼此安慰,簡單地交代一下,叮嚀保持聯繫,當下決定好要上現場去。

掛上話筒,一邊喚著阿巴雅,一邊我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似乎沒有一直想為什麼,只是滿心希望要快快帶你回家。

好像是很清楚的腦袋,卻不知道該從何處落起。發抖的手習慣性地將相機放進僧袋裡。

直到安排好喵們晚上的活動,穿上僧襪離開之前,心中才冒出這一句話。

移動的時光,雲層變厚了起來。

雖然陽光隱沒,但仍可以看到將要積肥的油麻菜帶著尚未開放的花苞興奮地等待。

我在窗邊想著,你還在嗎?能不能奢求一丁點兒的生氣在你身上出現,如果我們見面?
 

到了台北車站,和基隆的警察先生聯繫上。

到基隆的計程車費大概太高,他建議我們搭火車過去,半小時就到了,說好會到車站接我們。

一上車,背脊整個冷了起來。

沿途多是放學後的學生上下。你還在嗎?還可以是那般年輕的氣息律動著嗎?

身邊兩個座位遠的地方坐了一位老人家,身上的老西裝,皮鞋挺光亮。

一陣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是老人的。聽來是兒女打來確認、叮囑的對話。

然後只聽見老人大聲開心地重複幾次「我也愛你!我也愛你!」是和小孫子溫柔的回應。

我,還有機會說嗎?
 

搭著火車前往,這樣好。

慢慢地往你靠近,慢慢地走你走過的路。你也像我一樣注意到窗外的街景嗎?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溫度直下,天色暗了,起霧了,下雨了。

南港,五堵,百福,七堵,八堵,三坑。

若不是你那樣走過,我也不會知道這些地方。

一路上揣想著,你怎麼想怎麼作動怎麼溫度。不過就是,找不到答案了。
 

到了基隆,華燈初上,伴著點小雨的冷濕空氣,似乎為這趟旅行的目的上了恰到好處的色彩。
 

這輩子第一次坐上警車。

在車上,到達你所在的位置之前,他們秀了一整套案件的筆錄與案發現場照。

給我看了你離開時的樣子,房間裡的陳設、你精心的佈置,還有最後留下未署名但我認得是你字跡的的兩張小紙條。

基本資料填的是你的名字,還有家裡的地址、爸爸媽媽的名字。證人的陳述,就像平常社會新聞使用的語詞。

一頁一頁地翻著,警察先生突然說,你被發現的地方就在前面。

望著窗外流過的景象,這是我陌生的地方,當你穿梭在其中,是怎麼樣?
 

就著微弱的燈光,把關於你最後的資料看完。突然就現出了你最後身影的圖像。

仔細端視著。啊!是你啊!
 

到了你在的地方,我們只能跟著警察先生走,一點兒也沒有方向。

此刻升起的念頭,竟是和你一樣的很不好意思,要這樣麻煩大家處理許多事。頻頻說著「麻煩您了」「謝謝您啊」。

見到你之前,想著自己是不是在夢中。可是,我還得再看一次現場錄影。

影片中,他們採用環視的拍攝法,慢慢地靠近你,所有的細節都不放過,直到突然一隻手從畫面邊邊出現,將你最愛的帽子掀開。。。

啊!是你啊!
 

檢察官和法醫出現,問了幾個關於你的題目。

我答得心虛,心裡想著:這樣答是你嗎?那樣答是你嗎?這些片片斷斷的印象是你嗎?

然後才一抬頭上了階梯,一個仰臥靜止的人在推車上,真的是你嗎?

置在胸口上的右手和照片裡一樣的位置,是你嗎?

大家都靠了過去。現在要做的是「驗屍」的手續。沒有靠你很近,實在很難相信,真的是你啊!
 

他們拿著幾把剪刀剪開了你的衣服。

我觸了觸你的手,冰冷冷地。

是了啊!阿彌陀佛!只能依靠佛號了!

走到您的頭前,掏出帶來的唸佛機,放在你的耳邊。

撥開你額前的髮絲,將掌心覆在你的天靈蓋上。這溫熱傳到你的心了嗎?

大姊來了,一切都平安了,身體和心都沒有痛苦了。

聽見佛號了嗎?跟著阿彌陀佛的聲音,向著阿彌陀佛的溫暖和光明去啊!
 

兄弟姊妹們隨後到了。

檢察官問訊後,阿巴雅陪著我到警局作第二次筆錄。

作筆錄的地方是開放的空間,我們就坐在平常新聞裡所看到嫌犯被上銬的長椅上。

一旁是電腦桌,警察先生操著有待熟練的速度敲著鍵盤,問著重複的問題。

不時,會有經過的警察問「是那個XX的案子嗎?」然後對我說「好年輕啊!」「可惜!」之類的喟嘆。

心裡好像沒有感覺,只是微笑點點頭。那彷彿是遠方一點模糊的光。

問訊期間,有記者call-in,警察先生隨便回答了問題掛掉電話,說現在的記者很誇張,甚至會監聽無線訊息之類的。

喔!會上報嗎?我應該拒絕什麼嗎?既然發生,那就是自然會遇到的事了,作他們的工作就是了。沒關係了。
 

回到你在的地方,兄弟姊妹先找一處坐下來,這時才得以看看大家的模樣。看得出來你親愛的姊姊和弟弟不捨啊!應是哭過的。

把爸爸的希望向大家說說,為了快快帶你回去,大家很有默契地決定。

臨走前,我們請求再見你一面,大家想和你說說話。

喔!打開冷凍庫的門,一陣白茫煙竄了出來,好冷的是嗎?

再一次對你叮嚀~

現在身體與心的一切都平安了。

你要懺悔自己所做的行為,因為它傷害了愛你並且你愛的爸爸媽媽兄弟姊妹和朋友們。

不用害怕、自責,爸爸媽媽和大家都已經原諒你,只要真心懺悔,就能得到平安快樂。

要念佛,不要忘記佛。

等等,我們就來帶你回家。

回程,在車上撥了電話給爸爸,他和媽媽正參加共修。

告訴他之後處理的方式,問他好不好。

爸爸很歡喜,說這樣好,既然你這樣的選擇,就尊重並祝福你,我們就轉為法緣為你祝福。

而你親愛的二姊也在此時從緬甸回來。倒是你,送這禮物也未免太重了吧!
 

回到嘉義已經午夜。什麼也不想作,在你的臉書找你的臉。

你把之前上傳的相簿鎖起來了,該說細心嗎?然後發現了Xin和阿吉找你的訊息,你有留訊息給朋友嗎?

還是告訴他們你的去處吧,免得惹人心急,這樣不好。

於是我在你的臉書說你遠行的消息,Xin要我撥電話給她;撥通了,卻是不停止的哭泣。

安慰了你的朋友,告訴他們怎麼幫助你好走,掛上話筒的自己卻像是消了氣的皮球,心是被掏空一大塊了。

然後開始覺得需要發洩,於是在推特上書寫起來。

01:31 我的弟弟鋼頭,這個那麼善良卻又傻不隆冬的孩子,選了冷冷的地方冷冷的天氣,遠行了。可以請大家為他祝福,唸佛為他送行嗎?

01:31 鋼頭,一直是個善良的孩子。他也為過去曾經添了大家許多麻煩感到抱歉與不好意思,深深感恩大家。鋼頭的家人感謝大家過去這段時間這麼照顧鋼頭。但願他從此沒有身體與心裡的痛苦,從此找到永恆的安詳與快樂。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02:13 @jimmy_su 謝謝您的祝福。雖然一路上沒哭,多年沒見到面,沒想到要看到躺著的軀體,經過一連串的筆錄詢問,過了幾個鐘頭的現在,仍舊像夢一般。

02:40 @ffred 謝謝您。因為信仰,爸爸媽媽雖難過顯然鎮定很多。倒是兄弟姊妹和弟的朋友們,需要互相陪伴抒發情緒。我現在睡不著,在弟的臉書上翻看他快樂笑容的照片,那些已經消失許久的快樂時光。這樣,好像才能一點一點地掩去心底那麼大的震撼。此刻謝謝您們的陪伴。

03:11 謝謝 @book686和 @annpo。但願生亡心靈皆平安。

04:26 看著弟的照片。還是大哭一場了。得停一下,天亮之後,還有路要走。還未入眠或和我一樣無法入眠的您,也請休息。一切都會平安。一切都是平安。 阿彌陀佛。

07:12 睡了兩個鐘頭,清醒前的影像是弟。想到,該為弟挑一張照片放大。要那種快樂開心的。

08:46 謝謝 @aboutfish @PinkVelevt @smileursula @xuxiaoxuxiao @cehraidc 。知道弟短短的生命時光有那麼多人愛他,我現在想給的那一份,顯然來得太慢。但,不要再內疚了。得精神起來,很多事等著呢!

將你的臉書當做紀念版,許多朋友上去說話,這時候才知道過去的你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存在。

******

暫停一下,回憶到這裡寫不下去了。
 
 

廣告

5 responses

  1. 這樣的擔心似乎曾經出現在知道他過得不是很好的時候。沒想到真正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故,您卻那麼的勇敢和堅強。

    那天,望著躺在那兒一個高大碩壯的身軀,卻沒有一點點的心力再走下去,真是令人難過。法醫、警察試著想從家人處了解真正的原因,但我們腦海跟他們一樣不斷地冒出為什麼?為什麼?
    後來,消息在臉書「奔相走告」,朋友你一句、他一句的回憶著,似乎漸漸清楚了,懸著的心也因而放下。

    看似解脫的他,卻留給大家無限的哀思與遺憾。此刻,要真正去體驗佛法所說的無常、苦、無我是何等的難啊!但還是得帶著各自要作的功課,努力往前行。

    喜歡

    2010/01/18 at 11:03 下午

  2. 淡淡的藍色…

    師父加油喔!
    大家也要加油!

    喜歡

    2010/01/19 at 11:30 上午

  3. Gloria

    溫度總會回溫!
    記憶會慢慢沈澱,
    再翻飛時,
    將會是微笑與祝福!
    加油!

    喜歡

    2010/01/19 at 1:42 下午

  4. 苦瓜

    死亡是最不受歡迎的朋友
    但死亡,如一位不太熟識的朋友。
    他來了,當然不會歡迎,但也不用討厭。
    祈願鋼頭弟 往生善趣

    喜歡

    2010/01/19 at 3:30 下午

  5. 看完師父的思念,禁不住的我也轉身了,
    哪知自己到底有幾分堅信「那是無常」?
    竟然不敢想!或許我早知道答案是幾分了。

    這一段生命看似不認識鋼頭菩薩,
    而過去和未來,相信我們大家都是有緣的,和佛菩薩一起的孩子~
    不知道鋼頭菩薩知不知道自己的功課了,
    但我微微卻又深深的的感受到他給我(們)的功課:面對,啟慧。

    溫度,非起則落,這是世間。
    此彼,不離不即,往中道的路上。
    這是個大禮物,肯定要的!

    祝福,在開滿朵朵蓮花的心中,光明無盡~^___________^~

    喜歡

    2010/01/24 at 10:30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