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20101007 試著不造作

20101007

總是過了今天,才開始寫今天。

其實沒什麼事,就是牛的貝比滿足和好奇,隨著老大成熟到柴房,結果不曉得是天黑害怕或早已經睡著,晚上沒有回來。牛緊張地來回跑看又肚子餓,要我幫她找貝比,可漆黑的園子我也是看不清楚了。老大倒是在自己的籃子裡睡著,看起來也吃飽了。

就安心吧!明天他們會回來的。只能這樣安慰著牛。夜深,隱約還聽到牛叫了幾聲。

老人今天不太想回應,悶悶地,也只能由著陪著。白日裡養息時的失禁,在一旁看著家人善後,複雜的情緒一整天迴盪著。晚上在佛前念佛加持著一顆顆白米,跟前坐著陪了一會兒,她保持沒有情緒的表情,偶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唸出聲來。

每每老人失落,覺得自己的心情也會有一點點低。看著二姊、三姊、阿巴雅刻意保持精神,陪在身邊,微笑地和老人說幾句也許只有眼神回應的話,揣想姊姊們、阿巴雅、老人的感覺。

早上在Twitter想著:「那一回醫生提到『飲鴆止渴』,現在才有一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衝突感,但也只出現一會兒時間。這兩天老人有那樣一點點的進展,朝向更加敗壞的方向。投以鴆而得到貌似好轉的狀態,可能縮短面對敗壞的喪沮麼?」

昨天到醫院拿藥,阿巴雅問著醫生沒有其它的方法了嗎?一種抓到卻抓不住、想抓卻來不及抓的感覺,無力的感覺。如果那令所有人的喪沮可以縮短減輕,最後的時光可以清明溫暖,那麼,誰都不會升起後悔吧!

靜靜看著,我正念升起的力量夠不夠。
不造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