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鳥兒來去

又經歷了一場生死。
當然,生死時刻在進行著,今天的老師是鳥兒。

早上在前院拍天空,正納悶喵們怎麼都不見了,走到後院不久,才發現了這。
不幸運遇到牛三寶的小斑鳩。

不幸運遇到牛三寶的小斑鳩

喵咪什麼都不知道。被追咬的鳥兒正嗚咽掙扎著,一邊翅膀骨折無法使力伸展,背後羽毛已被扯光,尾巴只剩一根羽毛。身上多處重傷。只能安慰他放輕鬆,不要生喵的氣,忍耐身上的劇痛。接下來要向何方,都隨佛去吧!

成熟帶頭,滿足在一旁走動觀看,好奇則坐在遠一點的地方看姊姊行動。
因為鳥兒還掙扎,體型也大,成熟沒法咬住他。
怕成熟一急將鳥叼走,我不敢猛然驚動喵們。在遠一些距離拿竹竿趕走喵們。
靠近一看,哇呀!整個背上的毛一根不留,一根都沒有,光禿禿。
小心翼翼地將鳥兒捧在手心,感到手底心底微微顫抖著。
這到底有多痛呀?!

正在顧小鳥。牛三寶回來,被我訓了一頓。他們三個什麼都不知道。@@

小虎來到佛堂。
他忍耐著,遠遠看著小鳥。請他要為好朋友祝福。
鳥兒生命力強,餵水也喝了,會嘗試振翅,只是右腳完全無法支撐,是不能飛的。

小虎忍耐著,遠遠看著小鳥。請他要為好朋友祝福。鳥兒生命力強,餵水也喝了,會嘗試振翅,只是右腳完全無法支撐,是不能飛的。

鳥兒似乎恢復一些氣力,想看看他的傷勢。

幫鳥兒上碘酒。刺痛的感覺讓他鼓振翅膀想逃開。喵真可惡,把鳥兒背上的羽毛都拔光光,多麼痛呀!翻轉果來檢察腹部的傷口,才發現頸部早已有個大洞,因為疑似鳥兒胃裡的食物都滾出來。難怪餵他喝水,都從這裡流出來。糟糕,這樣就不妙了。

看到頸部那個大洞明白一切。
腹部老是有水,是吞下的水從洞口流出來的緣故。也冒出許多似是早晨吞下的食物。
將碘酒蓋上,收拾一下,我停止繼續上藥,鳥兒也不再掙扎。

就坐在鳥兒身旁,打開念佛機讓佛號縈繞。看著它逐漸無力卻仍象活著的身軀鼓動,卻什麼也無法為他作。鳥兒,就努力呼吸直到最後一刻吧!天空是回不去了,但是翱翔的自在與快樂早已在您心中。放輕鬆放輕鬆,開心繼續將來的美好,在光明,在風中。。。

上一推發完,鳥兒發出一兩聲,身軀用力緊張稍稍振了一下,頭無力垂倒地上。最後,聳起的翅膀和身上的羽毛又漸漸垂下。他,永遠地飛走了。

最後的飛翔

碘酒從身上流下來,鳥兒鼓振身子,這成了他留下的最後一幅畫。
最後的飛翔。。

最後的飛翔

記得好幾年前在學院,一個午後。雙手臥著一隻麻雀,坐在一處一邊哭著。
手裡頭漸漸退去熱度,哭著哭著,無法停止。
那種生命就在手裡,眼見活力消逝卻無法挽留的無力感,巨大,巨大。
如今,不再哭,是知道生命的去向了吧!
現在的業,即現未來果,毋需疑惑毋需張惶。
同一隻鳥兒,祝福您了。。

阿彌陀佛。。

最後的飛翔

午後乘涼,牛三寶依舊親暱地來到身旁。
他們不知道鳥兒的故事,就如同鳥兒也不明白自己會走這樣的結局。
他們依舊快樂無慮,追趕、撒嬌、玩遊戲。

牛三寶

早上說訓了喵們,漢克問他們怎聽懂,後來漢克又問有沒有罰喵們跪香。
當時情緒不在那裡,這樣的關心就以為是玩笑話了。

事實上,喵們懂也不懂,只能告訴自己,喵只是喵了。
作的時候相信,這是自己的事情。
至於跪香,就我自己來吧! 😛

廣告

One response

  1. 欣蓉

    阿彌陀佛。 看到受傷的小鳥,心都痛了
    動心了動心了 … 不行呀~ 阿彌陀佛

    喜歡

    2011/07/06 at 5:50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