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我活了一道牆與牆上的窗

天空新奇變化,總能攝住我的目光。

每回總想這塊畫布又要幻化出什麼樣的光影,令人期待。

然而,園子另一面鄰牆的景觀卻是令人不想面對,幾乎,我選擇背對它。

下午在園子散步,繞著繞著,一轉身兀地面對這牆。一個「何不仔細瞧瞧」的念頭,讓我抬頭看看這厭惡的。

這鄰牆巨大的無趣與掃興,讓它從來就不受注目。

牆壁顏色在四周環境當中顯得突兀,沒創意又不好看的窗因不是用來開啓而顯得死寂。

牆面上參差地開了許多窗,看得出來其中的小窗多不是用來日常觀景的。

那些小窗,可能在樓梯間、在浴廁,肯定的是不會被打開來。

這道牆後是五層樓的房子,而這樣的窗讓我猜不出房子的格局,不是我理想中人住的房子。

牆上的窗戶,無論大小、高樓層低樓層,十多個口全部鐵欄封上。恐懼與焦慮的一面牆,隨著漆色掉落慢慢透露。

啊,因為以上的詮釋,那顯得死寂感的牆與窗忽然活了起來。

而這活了起來,也只是我的感受爾爾。

那樣的牆與窗,是窗裡的人所賦予;而那樣的牆與窗,賦予了我和自己的經驗想像。

看穿了,這令人厭惡的,其實也如天頂雲影一般,變化多端。

廣告

One response

  1. 常怡

    斑駁的牆面,是一幅沈默不語的畫作

    喜歡

    2011/08/08 at 8:01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