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爾。

不曉得花名,於是我叫她大紅嘴,因為像大嘴鳥的鮮艷嘴喙。

早上,一群菩薩們上山培福,才將草地上的花與落葉掃淨,隨即又有新花掉落。
就在這裡,等待下週菩薩們再來拾起。

這樣的居士培福讓我覺得神奇。
居士們一早來各就各位,拿了各自熟悉的工具打掃起來。
他們似乎知道每一次出坡的重點,像今天洗了蓆子曬太陽。
一個段落之後,大家一起用著師父們準備的早餐。
然後各自離去。
令我覺得神奇的是,他們一群人來,禮佛、出坡、休息,都是靜靜地出現又靜靜地離開。
好似那裡湧出的天人或菩薩一般。

每天在這片草地上走著,很虛幻。還沒有落實感。

 

九重葛從菩籽居來。十多天,開始冒出山上的葉子來。

他們得重新適應這裡的空氣溫度陽光鳥叫蟲鳴。
每日每日,我和他們一起打氣,要一起活過來。
這兩天看枝頭上開始冒出芽綠,著實開心。

這裡的緬梔長得瘦高,不抬頭向上認得葉形,便無法知道她的存在。

一定有許多我不知曉的各式各樣,但願有限的我能增長覺知,好好地認識。

善護念,善咐囑,善解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