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不離不即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539/14333456087_46f7326323.jpg

概念,是我們認識這個世間的基礎。

 

 

夏安居第四十五日。

下午誦完經,跟阿巴雅說誦經時我的心裡飄忽過的種種影像。阿巴雅有點驚訝,那我怎還能流利地誦經。
嘎嘎,是不可取,應當專注、隨文作觀的。是在一個當口援引了,經歷過的情境不斷牽連出來。

心一直來回,速度太快。

那些飄忽的,是罣礙。

Untitled

十七日大的喜地,有了許多變化。
牙已備齊,身子結實,食量驚人。還經歷了受驚的情緒與反應。

晚上,阿噗趁沒人看見來到睡著喜地的身邊,很生氣地大聲哈了幾下。哈哈,埋藏一整天的師父被佔據的怒氣總要有機會發洩。好吧!

https://farm4.staticflickr.com/3925/14518844782_510649989e.jpg

漢克問:「金剛經開頭寫了金剛會上在場的聽眾有千二百五十大比丘,但是最後面要結束時為什麼又多了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眾呢?」

可以查找的資料在解釋「千二百五十人」時,都會提及這個數字的成員分析。在卍續藏《經律戒相布薩軌儀》提及:

佛在世時。常隨眾千二百五十人。居山各修異道。奉持邪見禁戒苦形。非究竟法。

謂耶舍長者子朋黨五十人。優樓頻螺迦葉師徒五百人。那提迦葉師徒二百五十人。伽耶迦葉師徒二百五十人。舍利弗師徒一百人。大目犍連師徒一百人。

此千二百五十人。並先事外道。勤苦累劫。而無所證。承佛化導。各受具圓。即得證果。於是感佛之恩。遠近遊行。一一法席。常隨佛不捨。故諸經之首。列眾所知識千二百五十人俱者。 (X60n1136_p0796a07)

千二百五十人是大比丘,是已經證果聖者,置於經首也是尊重。佛陀說法不會只為某個特定的對象,或許說法緣起有限、有相,然而法的受用必定是無量無邊;只要因緣具足,十方世界眾生必定親至聞法。

https://farm4.staticflickr.com/3885/14496821146_8a325c5b32.jpg

概念,也是我們無法鬆脫心靈盤執的桎梏。

這是之所以要不斷「無」掉我們的習以為常,破斥種種習慣性,看到概念背後、構築概念、看似無關的種種。破解原以為的實與虛,才能回到法的本質。

這時候,就要說「不離這個,卻也不止這個」。

 

廣告

One response

  1. 漢克

    就我讀誦過的經典,如彌陀經、藥師經、地藏經等,
    都會在開始時羅列與會的大眾,結尾時也會寫出某某等眾信受奉行。

    但是金剛經並非如此。所以好奇這樣的安排是否有何特殊意義存在呢?

    按讚數

    2014/06/29 at 10:46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