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不知覺便放逸了。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548/23564831024_982ee1c4fe.jpg

冬安居七十日。

冬日的花兒總是緩慢,在佛前像是要凝住仰望佛的喜悅一般。

 

 

沒說要做的事或者沒說不做的事,是否就可以不做或者可以做?

有時看到某些朋友的分享,尤其是開始學佛的朋友,往往會感到錯愕與衝突,但時空上尚未能直接揭穿,只能如此自我反省一番。

若是一般朋友,那些分享並不突兀,你不會覺得和信仰上的律儀規範衝突。可是你知道他有信仰的話,就會覺得怪。就算只受三歸依,尚未受持任何戒律,難道一點信仰的中心價值都沒有概念?在從事任何身語意業行時,難道沒有感受或觀察到這些業行的本質正和信仰所教授的相違?

阿巴雅說,只能以「佛法尚未能入其心」來理解了。當然,是修習的過程,也是能夠體諒。從這些現象看到「覺」的不容易,難怪總是說要臨淵履薄,戰戰兢兢。

一刻絲毫都不得放,一放便散失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