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原來都是我。

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266/34497191544_203c6b063e.jpg

夏安居卅五日。

變化多端的天氣,天頂做了最多的演示。從更寮離開、開始另一波雨勢之前,遠方那群鷺鷥沒有絲毫猶豫。

 

朋友的媳婦受洗成為基督徒。雖然告訴自己要尊重個人有信仰自由,卻一方面莫名地難受起來。或者,擔憂兒子將來也受洗了怎麼辦?這麼自相矛盾著,自相矛盾著。

事實上,自己的信仰並非那樣明確歸屬於什麼,倒是隱約擔憂著將來廳堂上的祖先會否無人祭祀。對於祭祀雖也非那麼規矩仔細,但就從長輩那承接下來的傳統,一想到可能要改變或終止,就是無法接受的難受。

事實上,信仰歸屬從來只是個假議題。正常狀態裡,我們都明白信仰無非是勸人向善、予人信心,讓人能充滿正能量的事。這樣沒什麼不好啊,世界大同。

真正引起糾葛的,是面臨「我」與「我的」失控。那失去掌握的失落與恐懼讓自己不知所措。這樣的難堪正是讓自己認清「從來都沒有一樣自己能真正執持掌握的」這事實,就連自己的身心都不是。

也許會是大震盪,但看清楚了也會明白,那失控的原以為握在自己手心的,當手一放開,其實也沒有失去。自己是可以輕輕鬆鬆看待這些變化,這些生命演現出豐富的模樣。

所以,那田野泥土菁綠白鷺捲動的雲,一一映入變化與止息,而一一映入變化與止息中並無漏失。在我的微笑之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