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夏已盡。誰都沒想到,您會在這兒出現。

不是不知道。

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228/34517732884_97c0513b58.jpg

夏安居卅八日。

一日將盡,一場大雨作終。

 

菩薩發心初時總是勇猛。如離垢小喵,對於世間的殘酷與溫柔並不明白,總是興奮地橫衝直撞,迎向對面而來的種種。

https://farm5.staticflickr.com/4221/34439628394_d34ab8d38d.jpg

她不看障礙,因為沒有障礙這概念。所以水盆可以踩過去,食碗可以踩過去,貓沙裡可以踩過去。她不表現恐懼,因為她以全身心直面所有的威脅。所以,大喵來她不逃,大喵盯她直接嗆哈回去。她不做作,她是離垢小喵。

可是當逐漸長大、成熟,面對情境還會有相同的勇敢麼?會否隨著明白愈多愈覺得自己離願的成就愈遙遠?

《十住毗婆沙論易行品》中有問:
「是阿惟越致菩薩初事如先說,至阿惟越致地者,行諸難行久乃可得。或墮聲聞辟支佛地,若爾者是大衰患。⋯⋯是故若諸佛所說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願為說之。」

龍樹菩薩這麼回答:
「如汝所說是儜弱怯劣無有大心,非是丈夫志幹之言也。何以故?若人發願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未得阿惟越致,於其中間應不惜身命,晝夜精進如救頭燃。⋯⋯行大乘者佛如是說: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汝言阿惟越致地是法甚難久乃可得,若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者是乃怯弱下劣之言,非是大人志幹之說。」

阿惟越致是不退轉,修至此境地的菩薩他的信心、智慧、行持、境地將臻成熟,不會退道流轉。猶如越過山頭直向目的,不會在向上的山道中受內外身心種種因素退退進進。就有人想,如果菩薩行道要修到阿惟越致地需要甚長時間,途中有諸多障礙,更怕偏落入聲聞辟支佛地而壞大乘果,如果佛有說易行方便就好了。

龍樹菩薩立馬打臉這僥倖取易的心態,這是「儜弱怯劣無有大心」,非丈夫志幹、非大人志幹。

倘若我們真發心要追求無上正等正覺,在尚未能保有不退轉心之前,我們當有不惜身命的覺悟,精進如燃頭急。若無法捨身不顧,那這所要追求的也不是我們以為最需要最殊勝的;因為我們以為最需要最殊勝的,仍是我們自己。

「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這樣重的願欲,因為只要它成就了,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有情便得解脫流轉的因緣。因為為利眾生願成佛,所以所有圓滿成佛的事業我們都要去承擔。

當對世間的殘酷與溫柔明白愈多,不該是愈限縮自己張望世界的視野,而是想辦法讓自己有能力擁抱這殘酷與這溫柔。因為沒有另一個什麼,那都是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